筆趣閣 > 從同桌開始 >244讓子彈飛

    以身體條件而論,張揚與葛隆差距不大,不過以葛隆的出身,大抵很難碰到這樣打架的事情,懂事之后,他就明白物理打擊能力在這個社會法則下的弱勢,而張揚直到高中,都還跟人發生過肢體沖突。
    所以互相毆打之初,張揚就憑借著豐富的經驗占了不少便宜,不過隨著葛隆適應,兩人都是不管不顧地一通亂捶,他的所謂經驗很快就被拉平,基本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了。
    也不知道打了多久,反正臉上、肩上、胸腹、大腿都是火辣辣的疼,力氣與斗志都明顯在持續降低,偶爾會因為自己挨了一拳而重新振奮起來,不過很快就又衰落下來。
    不知道誰先停的手,扭打在一塊的兩個人并排著躺在擂臺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張揚用力眨了眨挨了一拳眼睛,覺得眼皮有點緊,估計腫了,轉頭看葛隆臉上比自己還慘,于是打消了再給他一拳的想法,努力平復著呼吸問:“還……打嗎?”
    葛隆轉頭看他一眼,努力爬起來坐在那,居高望著張揚,大概也在觀察誰更慘一點,“算了,饒……你一回,下次再打吧?!?br/>    張揚“呵呵”一聲,閉上眼睛躺那喘氣,聽到有人上了擂臺來,大概是那個衣冠楚楚的醫生,想要給葛隆上藥,葛隆也跟著躺了下來,道:“算了,先給他上藥吧,人家靠臉吃飯的?!?br/>    張揚話都懶得說,躺在那任憑醫生給自己抹藥,疼得“嘶嘶”吸涼氣,葛隆一聽這聲音,頓時又精神了,坐起來看張揚疼得扭曲的臉,覺得分外解氣。
    兩人打得時候都沒有手下留情的想法,身上的傷痛倒都還好,主要是眼睛有點腫了,對于張揚來講,這毫無疑問不是一件小事,如果被記者拍到,多半要出大新聞。
    而對于葛隆來講,挨了打也絕不是一件小事,他雖然不靠臉吃飯,但在他看來,自己的「臉面」可比張揚重要十倍百倍。
    張揚上了藥,坐起來看葛隆開始“嘶嘶”的吸涼氣,覺得自己身上都不怎么疼了。
    看完了賞心悅目的葛隆上藥,正準備離開,葛隆叫住了他:“換個地方,聊聊?”
    張揚用右手指了指拿著冰袋敷左眼的左手,沒有說話,葛隆撇了撇嘴道:“放心,我又不靠娛樂新聞賺錢?!?br/>    拳擊館二樓有個酒吧,但葛隆事先顯然沒有想到要用到這兒,沒有人上班,于是據說業余愛好調酒的醫生臨時充當調酒師,張揚倒不是不信任他的手藝,只是確實不喜歡喝酒,于是要了一杯冰水。
    他的冰水端上來后,好半天葛隆的酒都沒送上,可見醫生確實不大熟練。
    等了好一會兒,醫生把酒端上來后,轉身離開,默默對坐著敷冰袋的兩人對望一眼,葛隆靠在椅子上,很平靜地道:“坦白說,我不怕林滄海,但也沒必要這樣樹敵,何況還有那位小郡主在,所以趁著今天剛打完,氣都發出去了,還是把話說清楚比較好……上次的事情就這樣揭過,以后說不定還有機會合作?!?br/>    張揚笑道:“好?!?br/>    葛隆見他應下,表情好看了些,又用冰袋敷了敷眼,“你運氣比較好,趕上了好時候,前年,那位剛剛在理論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之外,明確提出了「文化自信」的口號,提高民族凝聚力,最重要歸結于文化自信,所以這兩年格外重視文化產業,要加強文化產出、輸出……不然你以為你唱了中國風,就有這么多跟隨者?”
    張揚還真沒在意這個,對他而言,中國風元素大火本就是已經認定為事實的事情,換個角度來講,不論有沒有他,隨著傳統文化復興,總有人會做這件事情的,比如汪清遠、林素媛,早已經在做中國風歌曲了,他的出現只是把這個概念推廣給了更多人知道,進一步提前讓中國風火了起來。
    “武俠,中國風,都被你趕上了,加上還有華興大學的招牌,接下來上面應該還會跟你有合作,你如果有什么要幫忙的,或者有合作的機會,也可以找我,比如以后再拍武俠劇,或者武俠電影之類的?!?br/>    葛隆看著張揚,很隨意的表情和語氣,“錢我不在乎,只是想做點事,又不知道能做什么?!?br/>    張揚沉吟半晌,盯著他問:“既然你不在乎,那我能不能問一下,你為什么會……嗯,選擇跟我合作,而不是打壓我呢?”
    他斟酌著比較恰當的用詞,“你剛剛也說了,你不怕林家,何況我跟林依然談戀愛,沒到她爸媽就得不顧一切站在我這邊程度。以你的性格,不像是這么大度的人吧?”
    葛隆盯著張揚看了兩秒,笑了起來,“我剛剛就說了,沒必要……一開始看你不順眼,主要是因為我姑姑,我不知道你對你大伯當年的事情知道多少,如果你知道他做過什么,或者說易地而處,你站在我這個位置,你也會對他的侄子沒有任何好感。不過,前段時間我姑姑跟我聊過兩次……”
    葛隆猶豫一下,“我從小沒媽,我爸在外面亂搞,也從不敢帶那個女人回家,我算是我姑姑帶大的……既然她勸我,我總要聽的?!?br/>    他遲疑著,隨后輕輕嘆了口氣,“所以,沒必要了……何況,你畢竟是張微的哥……”
    見張揚表情有些驚詫,葛隆微微一笑,眼睛紅嘴角青,很不雅觀,大概有點疼,輕輕吸著氣說道:“我姑姑到現在都未婚,就那一個女兒,而且……我有一個堂姐,一個堂弟,都看我不順眼,我也看他們不順眼……這樣算起來,反而是沒見過面的表妹跟我最親?!?br/>    張揚眉頭皺了起來,葛隆大概猜出了他的想法,道:“你想多了,我們這一大家子里面,我算是對張微印象最好的人了,就連我姑姑,對她也未必有什么好印象,誰讓她姓張……不過也說不準,畢竟我姑姑就這一個女兒……反正我爺爺、我爸、我叔叔這些人,對她肯定是沒有什么好印象,恨不得……嗯,總之張微跟葛家永遠都不可能有什么瓜葛的,這一點你放心好了?!?br/>    張揚道:“張微自然不會跟葛家有什么瓜葛?!?br/>    葛隆點了點頭,算是對這個問題達成了共識,又問:“你準備什么時候拍《倚天》?《射雕》你賣出去了,還準備自己拍不?”
    張揚沒想到他還真打算跟自己合作,不過轉瞬明白過來,葛隆看重的,應該是通過這個項目與華視合作,想了想道:“拍肯定會拍,不過應該要緩一緩?!?br/>    葛隆點點頭,又問:“電影呢?”
    張揚想了想,前世能記起的武俠電影,還真沒有一個想要自己拍出來的,不覺得哪部有什么重要意義,金庸武俠系列改編電影,也只能截取一個片段,既然準備拍攝武俠系列電視劇,就沒有再拍武俠電影的必要性了。
    武俠電影對于話語電影來講自然是很重要的一個組成部分,但武俠火了之后,自然有其他人去拍,他自己沒有必要做這些,一枝獨秀何如百花爭放?
    不過葛隆示好,自己如果不接受,反而容易得罪,這一架豈不是白打了?
    抱著冤家宜解不宜結的想法,張揚很快想到了一部自己非常喜歡的電影,這也是他覺得為數不多有必要在這個世界里拍出來的電影——當然,拍出來好不好,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我還真有一部想拍的電影,但不是武俠?!?br/>    葛隆有些意外地看他一眼,“什么電影?”
    “你家有電影方面的資源嗎?”
    “沒有,不過如果需要的話,可以收購?!?br/>    “呃……沒必要?!?br/>    張揚心里飛快地盤算了一下,他其實對電影行業已經做過一番了解,更重要的是,敦煌旗下就有院線,而且是直營控制,可以與敦煌合作,資金方面自己這里還有余錢,加上葛隆,應該也問題不大,其他的都可以找專業人員……
    “你大概能出多少錢?”
    葛隆用冰袋敷著眼睛,沒好氣道:“你總得告訴我要拍什么吧?直接就要錢?”
    張揚想了想,覺得還是要穩一手,道:“我先把劇本寫出來,回頭再給你聯系,反正這事也急不來對不對?”
    葛隆很狐疑地看著他:“你還會寫劇本?”
    張揚想聳聳肩,結果只剛一動,整個上半身都疼,一陣呲牙咧嘴,葛隆有點幸災樂禍,沒笑兩聲,自己也跟著呲牙咧嘴地吸冷氣,兩人互相瞥一眼對方,很快努力忍了下來,免得丟臉。
    “我把故事寫出來就行,怎么拍是導演的事情?!?br/>    葛隆想了想,也覺得有道理,對于張揚寫故事的能力他還是很相信的,不過轉念一想,又問:“你該不會故意坑我吧?這電影你自己投資嗎?”
    “自己不投我用得著費勁嗎?”
    葛隆這才放下心來,點點頭道:“那行,我等你消息?!?br/>    回到住處,林依然正在這邊等著,見他眼睛都腫了,心疼得眼淚都要下來了,張揚趕緊安慰,大肆渲染自己把葛隆打得多慘多慘,為了求饒,愿意出錢投資,就為了讓自己少打他兩拳^
    為了佐證,還拿袁通完虐康健的事情來舉例,說「教練完勝,學員當然完勝」,完全無視了張洪康。
    林依然約了家庭醫生過來,也在這邊等著,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醫生,性格溫和,說話也細聲細氣的,張揚口若懸河吹噓的時候,重新給他檢查了一下傷勢,都是皮外傷,也不嚴重,最大的影響就是眼睛腫了,接下來幾天肯定沒辦法露面。
    張洪康和袁通跟著醫生去拿藥,張揚為了轉移林依然注意力,說起要拍電影的事情,林依然雖然很相信他,聽他電視劇還沒拍完,又想要拍電影,還是覺得有些「胡鬧」。
    不過猶豫一下,她并未勸阻,問道:“你真有想拍的電影?我都沒聽你說過啊?!?br/>    “《讓子彈飛》,一個土匪和惡霸的故事,很好看……呃,拍出來應該很好看?!?br/>
排列三开机号试机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