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朝神捕 >第223章撲朔迷離的案情
    韓成吉混在捕衛隊伍里,距離劉志杰不遠,默默聽完楊捕頭對案情的描述。
    從他的水平來看,楊捕頭的偵查結果很粗糙,都是一些表面的東西,但想到這個時期的刑偵技術,對案發現場的初步偵查,得到這種結果已算不錯。
    反正要去案發現場,韓成吉暗自分析案情,沒有出聲詢問什么。
    案發時間,在丑時末、寅時初,差不多是三點左右,算是人最困乏的時候。
    即便是來青樓畫舫尋歡作樂,到這個時間基本都完事了休息,各自入睡。
    郡王三公子與護衛皆遇害,連陪同過夜的姑娘,都沒逃過這一劫,表面看起來毫無線索。
    但在韓成吉看來,卻存在很多疑點。
    郡王三公子的近身護衛,修為與實力不用說,必定都是高手,且辦事謹慎,警惕性很高,不會那么容易被人抹喉,更不至于沒發出一點響動。
    這一點很有可能,那護衛著了其它什么道,不一定是光明的手段,因此不能從護衛的實力,來判斷兇手的實力。
    其實最大的一個疑點,還是那郡王三公子,不喜流連這煙花之地,昨夜卻在青樓的畫舫過夜,還只帶了一個護衛同行,這其中必定有什么原因。
    楊捕頭帶著劉志杰等人,再次查看現場,得出的結果都差不多,接下來只能深入調查。
    “路神捕到了?!?br/>    劉志杰等捕衛,剛探查完兇案現場,又有捕快稟報,神捕路天行趕到。
    畢竟郡王三公子遇害,神捕府必須全力追拿兇手,若是連一位神捕都不到場,確實說不過去。
    其實這種涉及貴人的兇案,很多捕衛都不愿意接,任務完成了還好,查不出兇手很容易受到遷怒,辦案期間更是多方施壓。
    但當捕衛吃這碗飯,任務分到了頭上都躲不過。
    劉志杰本是路天行一派的捕衛,他先一步帶捕衛出現場偵查,路天行趕來很正常。
    “小韓捕頭也在?”看到韓成吉在場,路天行倒是有些意外。
    “在下來郡城歷練,碰到劉捕頭便被叫到了一起?!表n成吉笑著回答了一聲。
    “嗯!”路天行微微點頭,沒再多說什么,轉而向劉志杰,問起了案情相關情況。
    在路天行眼里,韓成吉偵查能力不錯,更是有計謀有手段,在年輕一輩很出眾。
    但放到郡城神捕府,韓成吉的辦案能力,未必上得了臺面。
    尤其刑偵辦案,不僅是個人偵查能力,還要熟絡周邊關系,有一群專業人員各方偵查,匯總零散的線索,才能找到真相。
    韓成吉在郡城,可說是人生地不熟,路天行即便看重,都不認為他有破案的能力。
    但路天行卻不知,韓成吉早已從現場氣[ 味,鎖定了兇手嫌疑人,只是缺乏佐證審問,還沒找到破案的突破口而已。
    尤其這個案子,必定有一些牽連,抓到直接殺人的兇手,都只是表面結果,查出殺人目的、幕后指使,理清整個案情,才能真正結案。
    兩個兇案現場,都已偵查完成,路天行直接安排人手,對昨夜在畫舫內的其他人,進行相關排查。
    畫舫內所有人員,包括尋歡作樂的賓客,全都暫時扣押問訊。
    即便那些賓客,很多都是來歷不凡的貴公子,可在南陵郡城這個區域,單從身份角度而言,比郡王三公子更尊貴的,確實沒有幾人。
    “搜查整個畫舫,不放過任何可疑線索,對畫舫內所有人,詢問昨夜是否有異常情況?”
    “盡快查證三公子那位護衛,被殺前可有中毒、中迷藥的情況?!?br/>    “快速查出三公子,為何昨夜會起意來怡春樓,接待三公子那位姑娘的身份來歷,近期與什么人接觸過,都盡快查出結果?!甭诽煨薪舆B下達一連串命令。
    劉志杰與其麾下捕衛,各自叫上幾個巡捕堂的捕快,分別去辦相應工作。
    韓成吉暗自點頭,這路天行不負神捕之名,所有安排都很妥當,從正常思路偵查,基本是沒什么遺漏。
    只是一番折騰下來,搜查與審問沒有任何結果。
    倒是那位護衛,確實中了迷藥,被殺時身體處于一種僵硬狀態,但具體中了什么毒,暫時還未得出結論,想來是一種罕見的藥物。
    按怡春樓管事所言,接待三公子那位姑娘,三個月前被賣身進入怡春樓,昨夜還是第一次接客,表面看起來沒什么問題。
    但真實身份來歷,查清楚還要一些時間。
    即將結束搜查時,有捕快趕來稟報,說是在左舷甲板,發現了一灘水漬,可能是兇手從水中潛伏上船。
    “如果兇手,早就潛伏在畫舫內,肯定會留有一些痕跡?!?br/>    “若是兇手,昨夜從水里潛伏上船,殺了三公子幾人后離去,那可真是斷了追查的線索??!”劉志杰說出他的看法,其臉色更加為難。
    “小韓捕頭有異議?”聽完劉志杰所言,路天行尚未表態,卻見韓成吉微微搖頭,看起來很不贊成,便忍不住出聲詢問。
    “這一攤水漬,不僅不能證明,兇手半夜從水中潛入,反倒是最大的破綻?!?br/>    “看這一灘水漬,僅僅分布在這里,沒有向其它區域延伸,就像兇手從水里上船后,在這里抖干了衣服上的水,這符合正常做法嗎?”
    “還有這水漬的形狀,根本不像從人身滴落的水漬,反倒是有人故意制造?!?br/>    “路捕頭不妨讓人,先跳入河水中,再從船舷登船,看看會留下怎樣的水漬?”韓成吉從水漬的形狀,水漬沒有正常延伸,否定了這一攤水漬的指向。
    “劉勇,你去試試!”路天行還沒開口,劉志杰直接安排了一個捕衛驗證。
    畢竟韓成吉所言,基本是否定了他劉志杰的判斷。
    在一番驗證后,證明韓成吉所言正確,那一灘水漬很可疑,但卻是反向的可疑。
    “兇手故意制造這個疑點,明顯是要誤導我們偵查,若兇手真是從水中潛入,作案后又順利逃走,那么沒必要這樣故布疑陣?!?br/>    “按這個思路判斷,兇手很可能留在畫舫內!”路天行得出一個結論。
排列三开机号试机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