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劍宗旁門 >第86章荒村死氣


  來者有三人,一老者一男和一女。三人似乎同出一門,那老者走在前而男女跟在后直往這邊篝火處而來。
  蘇禮遠遠看到了這三人,只覺得這三人身上氣息混沌說不上好壞。
  自從他慢慢適應了自身的功德之后,他就發現自己此時看修士都能直接從氣息感應上大致分辨出一個人的善惡功過來。
  就比如說劍宗吧,在他眼里那真是越老的劍修越是業力深重活脫脫的在世大魔頭一般……和絕大多數劍修比起來,韓嫣可就真是干凈地仿佛小白花一樣了。
  劍宗可是名門大派,正道魁首之一啊,怎么會這個樣子?
  所以說對于天地來說的功德與業力恐怕不是人們眼中的那個樣子。
  此時這些人身上氣息混沌其實什么都說明不了……唯一能說明的,或許就是這些人比較平庸吧。
  “啊,師父,是那頭搶了我們枯瑩傘的妖犬!”三人中的女修忽然指著肉腸氣呼呼地大叫一聲,似乎生怕蘇禮這邊聽不見一樣。
  蘇禮和韓嫣相視一眼,然后看向肉腸……
  肉腸‘嗷嗚’一聲似乎有些生氣的樣子。
  蘇禮點點頭說道:“它說沒有的事情,它采摘那枯瑩傘的時候這些人還不在,當它返回的時候才撞上了他們。為了避免麻煩它直接用‘伏地走’潛行回來,沒想到這些人竟然追了上來?!?br/>  “明白了,看起來應該是一群散修?!表n嫣了然地點了點頭。
  兩人交談同樣沒避諱什么讓那三人直接聽見了,尤其是當韓嫣直接判斷他們為散修的時候那兩個年輕男女臉色都是不由自主地尷尬又氣憤。
  為首老者倒是顯得心平氣和地上前打招呼道:“老朽與這兩個后輩都是羅浮山修士,請問兩位仙居何處?”
  蘇禮正要說話,卻沒想韓嫣已經語氣溫婉地答道:“劍宗門下見過三位同道,不知三位特意尋來有何見教?”
  蘇禮有些錯愕,按照他的脾氣應該是先隱瞞身份和這三人套套話再說其他。但沒想到韓嫣已經十分直接地自報家門倒是顯得坦蕩……
  事實也是如此,當韓嫣直接說出他們是劍宗門下之后,這三個人明顯出現了局促的狀況。
  而韓嫣先前溫婉的聲音現在再聽也就變成了一種柔中帶剛式的強硬……知道你們要來找麻煩,那好,先說清楚我們是劍宗的人,你們好好想想是不是還要來找麻煩吧!
  那年輕男人還想說什么,但是老者卻一下子拉住了他說道:“未成想竟然是劍宗高足,老朽等人有眼不識英杰,卻是差點沖撞兩位了?!?br/>  “只是不知兩位如何稱呼?”
  韓嫣微微遲疑,但還是報上了自己的姓名:“在下韓嫣,這是蘇禮?!?br/>  蘇禮又覺得有些難受了,別這么直接報上自己的姓名啊,這讓習慣了先把自己隱藏起來的他很是不適應。
  “見過蘇禮道友,見過韓嫣仙子?!崩系烙质且环吞?,他正準備將自己的名號也報上呢。
  但是蘇禮卻沒心思和這些人交談了,他語氣平淡地說道:“諸位道友,相信也都該知道此時北地是個什么情況……萍水相逢本不該多事,但蘇禮在這里還是要告誡三位道友一句:北地乃是非之地,若無把握還請速速離去,否則禍福難料?!?br/>  這話就說得有些沖人了,站在那些散修的角度去看的話絕對算得上是盛氣凌人??蓳Q個角度想想,如果是站在劍宗的立場呢?
  蘇禮覺得自己這么說還算是十分客氣的了!
  劍宗此時以一家之力抵擋三家合圍,而腹地還要忍受你們這些湊熱鬧的散修渾水摸魚?這不可能!
  碰到脾氣差點的劍宗弟子估計早就已經出劍打殺了,哪還有這么好的耐心在這里和他們說話聊天?
  韓嫣微微皺眉,但隨后也知道蘇禮的應對并沒有錯誤。
  只是她覺得自己比蘇禮年長八歲應該表現得更好一些,所以儀態端莊地說道:“三位道友,我這師侄雖然話不中聽但卻也極有道理。此時的北地,不來也罷?!?br/>  “多謝兩位道友告知了,老朽等人還有事情就不打擾兩位休息,告辭……”那老者卻是個積年的散修,聽出了蘇禮和韓嫣話語中的意思,所以他識趣地告退。
  只是三人離開的時候,那個年輕男修卻是一直忍不住地回頭……嫣然仙子的魅力真是越來越大了呢!
  韓嫣一直維持這一派翩然優雅的風度,直至那三人都走遠了……
  “好了,他們三個都走了,你累不累啊?!碧K禮說道。
  “累死我了!”韓嫣瞬間身子垮了下來,沒形象地在地上繼續啃起了羊腿。
  這一幕著實看得有種讓人將一切美好都幻滅的感覺……而對于蘇禮來說,他覺得給韓嫣喂食恐怕也和給肉腸喂食沒多大區別吧?
  ……
  次日他們繼續上路,因為與那三名羅浮山散修的遭遇使得蘇禮和韓嫣都收起了游山玩水的心思……此時的劍宗的確到了十分緊要的關頭,這些散修還是渾水摸魚的可以不用理會,但是那三大邪道宗門的弟子呢?
  行至午時,肉腸忽然間豎起了耳朵做出了一個十分警惕的姿態。
  “有發現?告訴我們方向?!碧K禮這時候也嚴肅了起來。
  肉腸嗅了嗅那潮潮的鼻子,然后‘嗷嗚’一聲往一個方向跑了一小段,然后再繞了一圈回來在蘇禮腿邊蹭了一下再往那邊跑一段距離……
  “不會又是找到吃的了吧?”韓嫣埋汰道……但是美麗的師叔喲,請你下次吐槽的時候不要咽口水??!
  蘇禮卻搖頭道:“不會的,要是能吃的獵物肉腸肯定已經自己去抓了,看起來這次的目標比較危險,應該是正主了……”
  所以這條狗是聞到了危險的味道所以讓主人趕緊去打頭陣咯?有吃的自己上,有危險主人上……真是一條好狗!
  兩人一狗于是往那方向而去,在快速通過了二十里路之后,他們就在這北方大地的荒原中看到了一個村莊。
  這是一個處處頭泛著死氣的村莊……
  

排列三开机号试机号10